潞安集团官网|关注微信

公司业务 证券投资

公司业务

社保征收划归税务对企业的影响

一、新旧两种模式对比

2019年1月1日开始,职工社会保险费将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对比两种征收模式如下:

(一)、社保征收:由企业自行申报

《劳动法》第七十二条中明确规定,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必须依法参加社会保险,缴纳社会保险费。合规的社会保险缴纳应当按照全员缴纳社保。

同时,缴纳社保的基数,按照现有规定,是上一年度的工资性收入除以12个月作为今年的基数。

据悉,目前社保主要是通过社保经办机构负责管理和征收,也有部分地区是社会保险经办机构负责核定交保人数、缴费基数,由税务部门负责征收。

公司有多少员工,工资总额是多少,这两个数据都是由公司主动申报的。而管理部门并没有特别好的办法去掌握企业的实际情况。

甲企业是地税局主管的企业,社保则需要单独办理社保登记证,完成社保开户后,授权企业基本账户开户行划缴社会保险。甲企业HR核算工资,并负责社保增员与减员。

社会保险基金通过申报的企业员工人数和工资基数,通过银行完成社会保险费征收。企业与员工发生如缴费基数低或者未缴纳社保的争议,到社会保险基金稽核部门投诉。

社保稽核要求企业HR提供员工花名册与工资发放记录后,要求企业补缴社保并缴纳滞纳金。

(二)、税务征收:掌握更真实的信息

51社保发布的《中国企业社保白皮书2018》提到,社保缴费基数完全合规的企业仅占27%,31.7%的企业按照最低标准缴费。

根据上海市人社局最新的职工社保缴费标准,目前单位职工个人缴费基数上限为21396元,下限为4279元。其中企业缴费比例为养老保险20%、医疗保险9.5%、

失业保险0.5%、生育保险1%、工伤保险0.1%-0.95%。如果再加上住房公积金7%,企业的缴费比例接近4成。较高的缴费比例也增加了企业成本,导致了实际操作中,

不少企业选择不足额为职工缴纳社保。社保缴纳存在不合法的情况,有的企业交保人数不够,有的企业缴费基数按照最低基数进行申报。

甲企业纳税与社保保险费均由税务局征收。税费均通过企业基本账户扣划。甲企业员工发生如缴费基数低或者未缴纳社保的争议,到税务局投诉。税务局稽查,除了要

求企业HR提供员工花名册与工资发放记录,还要求企业财务部门自查自纠职工薪酬、职工教育经费、福利费、工会费等费用核算是否准确,个人所得税与企业所得税是

否如实申报扣缴。稽查后,税务局认为企业应补缴社保并缴纳滞纳金,同时认为企业账目核算中职工薪酬不准确,个人所得税等未履行代扣代缴义务,由此还导致企业

所得税申报不准确。罚!罚!罚!

二、企业面临如下风险

(一)、会计税务从业人员的新风险。

财务部门和人力资源管理部门统一接受检查,加大了企业财务税务风险。企业申报员工人数不符或缴费工资低于实际工资,新增了企业会计、报税人员以及人力资源经

理的风险。企业会计税务人员因为社保缴费而进入“税收黑名单”的情况将可能大量出现,这是以前社保基金独立征收时未曾有过的风险。

(二)、企业劳资管理风险与成本加大

劳资双方发生工资争议、社保缴费争议、社会保险福利待遇等争议时,企业如不尽快妥善解决,将可能引发税务关注乃至稽查的风险。为降低企业合规风险,企业管理

处理劳资矛盾向更多采用柔性协商、补偿的方式,企业用工成本加大。企业管理人员因社保缴费不合规而根据规定列入失信名单的情况也可能大量出现。

(1)用人单位未按相关规定参加社会保险且拒不整改的;

(2)用人单位未如实申报社会保险缴费基数且拒不整改的;

(3)应缴纳社会保险费且具备缴纳能力但拒不缴纳的;

(三)、社会保险缴费征收水平提升。

社保企业社保缴费数据与财务数据打通,实现了数据监管。税务局通过金税三期工程可以识别与同行业从业人数、单位人效配比、工资水平不相符合的企业。企业在监

管压力下,社会保险费缴费合规率大大提高,社会保险征收水平提升,也为降低社会保险费征收率降低提供了基础。

国家的导向是引导企业合规化的同时持续降低企业负担,因此还将逐步降低社保、公积金的企业缴费比例。全国从2015年以来,四次降低社保费率,总体费率从41%降

到37.25%。上海的社保费率尽管在国内一直名列前茅,从2015年至今也有了较大幅度的下降。


2015年10月之前

2015年10月之后


单位

个人

单位

个人

养老

22%

8%

20%

8%

医疗

12%

2%

9.5%

2%

失业

1.7%

1%

0.5%

0.5%

工伤

0.5%

--

0.1%-0.95%

--

生育

0.8%

--

1%

--

需要注意的是,很多企业因为是按最低基数缴纳社保,而每年社保最低基数都会增加,以上海为例,从2016年的3563,到2017年的3902,再到2018年的4279,因此企

业缴纳部分逐年增加。但如果企业是按照员工实发工资作为社保基数,而且工资金额高于最低基数很多,比如8000元,社保缴纳金额就只受费率的影响了。

在上述增减变化之外,社保、公积金还给企业提供了自主优化的空间。比如工伤缴费比例,企业在注册时可选择相应的行业,以享受较低的费率。再比如公积金,企业

有相当的自主权选择5%-7%的费率,而无需公积金管理中心审批。赋予企业一定的灵活度,应该是今后的常态。

做个小结,社保缴费不合规的企业未来肯定会增加企业负担,原本就合规的企业则会得到减负,同时企业还要充分利用灵活操作的空间,但需要评估员工的反应,并加强内部宣传。

(四)、员工的抵触

有很多企业之前在社保缴纳方面并未做到完全合规,那么合规后肯定会增加支出。《中国企业社保白皮书2018》中提到,国内企业在社保基数方面完全合规的仅占27%。

可以理解为,超过2/3的企业接下来都会面临社保缴纳支出的增加,毫不夸张地说,很多企业甚至会因此遇到生存挑战。

在很多企业中,企业并未足额缴纳社保,职工也持默认态度。因为缴费基数少了,职工的到手收入其实是增加的,有的职工可能因为一些个性化原因,不需要缴纳社保,

他们也欣然接受这种少交的模式。企业的这种合规化改造,会被员工认为理所应当、早该如此,并不能成为额外的激励。更为严重的是,由于社保基数的提高,员工个人

缴纳部分增加会导致到手的工资变少,这对有些人来说会产生负面想法。

三、以我公司为例分析新个税制度下企业人力成本变化

我公司为跨地区经营,员工分布在3个城市,社保缴纳在2地。

(一)、上海部分:


(二)、山西部分:



我公司基本按社保缴费要求足额为员工缴纳社保,新规对我公司影响甚微。

四、社保新政下人才管理建议

在社保不规范的企业中,往往将缴纳社保当成一种激励手段。普通员工转正后才缴社保,表现优秀者在转正后可补缴试用期的社保;再往后,

对于表现越来越优秀的员工,将社保基数从最低调高,直至按照实发工资的金额。社保合规化后,这种激励方式将成为过去式,企业无法再在内部实行差异化的社保政策。

那么企业可以针对人才做些什么呢?这里给出两点建议。

(一)、错时涨薪。

社保基数的调整是在每年的4月份,如果给员工涨薪是在4月以后,则社保基数不会再有变化,直到下一年的4月再根据期间的月平均工资调整基数,所以企业可以打个合规

的时间差。比如3月给员工加薪,那么4月调整基数时立刻会受到影响,而如果将加薪改到5月,则根据国家规定不用马上再次调整基数。相类似地,公积金也可以如此操作,

只不过基数调整是在每年7月。当然了,企业应该通过完善内部管理规范来进行合理规避,而不是给员工带来生硬的感觉。

(二)、股权收益。

人才收入可以分成两个部分,一是工资性收入,一是股权收益。这两者适用的个税税率不同。2016年9月28日国家税务总局发布的《关于完善股权激励和技术入股有关所得

税政策的通知》中明确“非上市公司实施股权激励税收优惠”。股权收益不属于工资性收入,所以不影响社保基数,不会带来社保缴费金额的增加。不过,有限责任公司、股

份有限公司在发放股权收益前,需先缴纳企业所得税,这也会造成企业支出的增加,因此需权衡公司成本,采取相应的办法。企业尤其需要考虑的是,股东身份带给人才的

巨大激励作用,而不仅仅考虑社保基数的优化。

社保合规化是大势所趋,尽管面临人力成本的巨大压力,但企业不应该消极对待,更不应该片面强调如何规避,而要针对企业中最关键的人员——人才,思考如何在新形势

下如何更好地培养、留住人才,这才是我们研究这个课题的重点。企业负担飙升业内普遍预计,随着社保费用统一由税务部门征收,对于劳动力密集型的服务业和制造业企

业,都将产生一定影响。如果依据白皮书统计的数据,超过7成的企业都将因此而增加成本。不过,近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强调,在社保征收机构改革到位前,各地要

一律保持现有征收政策不变,同时抓紧研究适当降低社保费率,确保总体上不增加企业负担,以激发市场活力,引导社会预期向好。随着社保费源的增加,社保费率或还有

进一步下调的空间。税务部门负责征收社保费之后,征管能力确实会增强。但国家层面会考虑企业负担实际问题,在当前情况下不太可能出现企业负担飙升的情况。

实际上从明年开始,像社保缴费登记、变更信息、人数等仍由人社部门负责,税务部门只负责社保费的申报和征收,对社保费的稽查暂未确定。因此社会上担心明年开始征

管大幅加强并没有道理。对于那些之前就依法合规缴纳社保的企业职工而言,一旦社保个人缴费比例出现下调,他们的到手收入将会更高,也将收获新政带来的福利。




©2017-2020 上海潞安投资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沪ICP备 313123号